客服热线:

盘点2021工程机械行业两会“金音”

2021-03-11 09:12:57 来源:环球工程机械网   
核心摘要: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铁建重工董事长刘飞香代表:【建议】 “工程机械从生产制造到售后服务需要跨行业、跨地域,在生产效率、运营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铁建重工董事长 刘飞香代表【建议】

      “工程机械从生产制造到售后服务需要跨行业、跨地域,在生产效率、运营成本、实施进度、售后服务等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在全国人大代表、铁建重工董事长刘飞香看来,区块链在优化业务流程、降低运营成本、提升协同效率、建设可信体系等方面的优势,有利于解决工程机械产业链中面临的种种问题,对工程机械产业的长足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刘飞香建议,利用区块链去中心化、可信、高效等技术特点,构建工程机械行业产业区块链,推动相关企业上链,建立高效协同生态。由政府指导,高校、区块链公司、国内大型工程机械制造企业、大型物流企业等牵头成立工程机械产业区块链联盟,负责工程机械产业区块链的标准、模式研究,制定产业区块链数据规范、应用规范、智能合约规范、信息安全规范等,并协调联盟事务;由联盟组织建设权威的跨机构、跨地域工程机械产业公有链,建立从原材料、配件、制造环节到客户和售后服务过程的公有链生态体系;鼓励全产业链采购、物流、生产、质检等业务上链,构建企业间、用户间互信支撑平台。

    

    全国人大代表:柳工有限、柳工股份党委书记、董事长曾光安 代表【建议】

       前不久,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强调以节能环保、清洁生产、清洁能源等为重点率先突破,推动我国绿色发展迈上新台阶。在日益升级的绿色环保形势下,工程机械设备智能环保化、电动化是大势所趋。

   为壮大绿色低碳的新产业新动能,持续培育工程机械行业新的增长点,全国人大代表,广西柳工集团机械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曾光安代表建议,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扩大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促进新型节能环保技术和产品的研发应用,加快推进工程机械产业体系向绿色低碳循环方向转型,提升工程机械产业链竞争力。

   广西柳工集团一直以来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切实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将绿色生产贯穿产业链始终,积极探索智能化、电动化、大数据等新技术,目前已经成功推出5G智能遥控装载机,新一代电动装载机、挖掘机,无人驾驶压路机等智能化、电动化产品,引领行业技术发展方向。

                    全国人大代表:三一重工董事长 梁稳根代表【建议】

     “打造国家重要先进制造业高地,加快传统制造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是关键。”一是加快发展智能制造产业链体系。“十四五”期间,着重补强智能制造产业链,重点支持关键基础材料、先进基础工艺的发展,加大对配套服务产业,如工业互联网、工业软件开发的培育扶植力度。二是大力培养“工业数字化”跨学科、复合型人才,鼓励高校、院所和大型企业开设相关专业、课程,对标智能制造发展需求,大力培养“工业数字化”跨学科人才。

全国政协委员、中联重科党委书记、董事长詹纯新代表:【建议】

用工业思维做工业互联网,推动工业化和信息化在更广范围、更深程度、更高水平上实现融合发展。


作为来自工业制造企业的委员,詹纯新表示,工业制造当前正处于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依托工业互联网发展工业,是实现工业强国的关键。


近年来,我国工业互联网一方面呈现蓬勃发展的态势。但另一方面,詹纯新认为,工业互联网的发展还是在一定程度上沿用消费互联网的思维和模式,对工业互联网的属性体现不足,在专注、专业、专家等方面存在差距,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我国工业的转型和升级。


一是专注。工业属性是工业互联网的本质属性,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根本在于发展工业,打造工业产品。但目前,工业互联网还被普遍认为是处于风口的相对独立的行业,追求流量和跨行业全覆盖,有消费互联网发展模式的倾向。


二是专业。我国工业化和信息化的融合,在部分领域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工业互联网领域的底层核心技术还存在一定差距。并且与制造工艺、产线设计、企业管理结合不紧。如何加快将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互联、5G、大数据等底层技术应用于产品和产线之中,是当前发展工业互联网亟待突破的专业瓶颈。


三是专家。总体来看,我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具备独特的优势和潜力,拥有完整的工业体系、庞大的工业企业,领先的互联网生态。但互联网科技人才多集中在消费互联网领域,少有既懂互联网又懂工业制造、工艺和产品的专家人才。目前,除了少数制造龙头企业针对业务场景进行专门的投入和“原生”的人才培育、研究外,很多企业只能以“嫁接”的方式利用互联网企业的通用平台,在工业互联方面的专家人才缺乏。


结合多年在推进工业化与信息化融合发展的实践与思考,詹纯新认为,工业互联要强化“专注、专业、专家”的工业思维,基于工业制造的全流程、全产业链去运用互联技术,从底层往上,从产业端做起,从产品做起,从车间做起,以新技术叠加工业思维,推动工业互联网的发展。


詹纯新建议,发展工业互联网要强化工业思维,要注重从具备工业底蕴的工业企业中培育优秀的工业互联网公司,加大对其的扶持力度,以推动工业化和信息化在更广范围、更深程度、更高水平上实现融合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重工董事长谭旭光代表【建议】

       要坚持加大前沿技术的研发投入。谭旭光认为,制造业迈向高端,特别是迈向世界一流,就必须要有十年磨一剑的精神。制造业既要仰望星空,更要脚踏实地。前沿技术和基础研究要加大投入。高端制造要发挥产业龙头带动作用,让济南和潍坊的产业集群,带动全省7个市布局产业链。

全国人大代表、徐工集团高端工程机械智能制造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闫丽娟【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国家级技术中心副主任、徐工集团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科技质量部部长闫丽娟建议,工程机械要朝着绿色化、智能化、无人化方向发展,“要思考新能源技术如何在工程机械领域应用,来满足国家未来对于国际和地球的承诺”。
        闫丽娟代表认为,面对愈发严重的环境问题与日益短缺的能源问题,转变高污染高能耗局面,通过推动新能源应用来促进可持续发展迫在眉睫。

本次全国两会,攻克“卡脖子”技术也是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词汇。闫丽娟代表介绍称,徐工在新能源工程机械的研究,主要就是攻破“卡脖子”技术难题,比如电池、电控、电机,核心零部件的研发,等等。
她说,过去的“十三五”期间,通过引智、引才,和自主创新,徐工所攻破的关键技术,20%都是“卡脖子”技术。
目前,徐工已经拥有近千项属于自己的核心技术,“用我们王民董事长的话说,核心技术就是‘五独’(独有、独到、独占、独创、独行天下)。”闫丽娟说。


     全国人大代表、玉柴股份新品试制装配工段段长许燕妮代表:【建议】

许燕妮今年两会上提出了两条建议。


(一)建议国家牵头编制内燃机产业高质量发展规划


我国内燃机产销量已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一,带动上下游相关产业年产值超20万亿元,内燃机产业技术密集、关联度高、产业链长、就业面广、消费拉动大,是当今世界装备制造业投资和发展的重点方向,已成为我国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基础产业和重大需求。同时,内燃机产业节能减排的意义十分重大。内燃机每年消耗的石油已占全国总量的65%以上,排出的二氧化碳占全国总量的9.8%左右。由此可见,内燃机产业的高质量发展对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有重要推动作用。


在《关于编制内燃机产业高质量发展规划的建议》中,许燕妮指出,内燃机技术进步和发展水平关乎能源安全、关乎生态环境、关乎乡村振兴、关乎民计民生,在未来相当长一个时期内作为主流动力的地位不可动摇。因此,持续推动内燃机产业高质量发展具有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


“国家在加强新能源产业推广与扶持的同时,仍须关注和重视高效内燃机的创新发展。”许燕妮建议,国务院牵头组织编制内燃机产业高质量发展规划,建立‘降低内燃机燃油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标杆产品的领跑机制或公告目录制度’,整合国内研发资源和力量,开展科技重大专项攻关项目及关键零部件进口替代示范项目,推动内燃机节能减排新技术和新产品的推广应用。同时建议开展内燃机产业军民融合协同创新发展专项工作,加快我国国防装备‘动力心脏’国产化进程。


(二)建议国家制定重型柴油车国七排放法规时给予行业足够准备时间


为防治机动车排放污染,改善空气质量,保障人民健康,我国从2000年开始实施重型柴油车国1排放标准,到2021年7月1日实施国六排放标准,仅用21年左右的时间实现重型柴油车6次排放升级,成为世界上重型柴油车排放升级速度最快的国家。


为满足排放标准快速升级要求,国内商用车企业以及发动机企业在内的零部件企业投入了巨大的资源进行技术开发和产品开发。由于我国汽车及零部件工业基础远远落后于欧美日企业,排放升级的速度快于欧美国家,与排放相关的如控制器、传感器、催化剂等核心零部件企业很难在3-4年的排放升级间隔期间实现技术和产品升级。


正基于此,许燕妮在《关于制定重型柴油车国七排放法规时给予行业足够准备时间的建议》中提出,建议国家在制定实施重型柴油车国七排放标准的实施时间时,给予行业足够的准备时间。让国内商用车企业和发动机企业等零部件企业有充足时间攻关“卡脖子”技术,更好地研发新技术、开发新产品,为中国经济建设提供新引擎新动能。如果参考欧盟从欧六升级欧七的12年间隔,国内实施国七标准的时间建议不早于2033年。


全国人大代表、山河智能工会办副主任张晓庆代表:【建议】

        张晓庆代表认为,工业气体是“工业的血液”“电子的粮食”“终极能源”“消防灭火”等。除部分为化工、石化企业配套以外,绝大部分是为电子、钢铁、有色、机械、玻璃、建材等非化工企业配套,特别是一些新兴产业、高精尖的工业产品的制造,都离不开工业气体,工业气体是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

近年来,随着我国工业气体行业专业化分工的快速发展,为非化工行业配套的空分项目越来越多。目前该模式已广泛运用于冶金、能源、电子等行业;根据调研数据,工业气体市场外包份额:2008年占比40%,2015年占比50%,2019年提高到55%,近几年还在不断递增;国外工业气体外包份额目前占比更是高达80%。

为此,她建议,要求为非化工企业配套空分项目进入化工园区,将严重制约空分行业的健康发展,同时也使冶金、有色、机械、电子、玻璃、建材等非化工企业的发展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另外,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工业气体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日益凸显。基于配套空分项目的安全优势及配套空分项目建设、运营的风险意识、安全意识的提升和安全管理的加强,为了让空分行业能够更加安全、高效地服务于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恳请政府部门出文允许落实安全措施的、为非化工企业配套的空分项目不进入化工园区,予以采纳为盼。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铁装备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杜娟代表:【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铁装备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杜娟始终专注于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地下工程装备综合服务,围绕政策支持、体制机制、技术研发、人才引进、标准规范等方面积极建言献策。今年,经过广泛的调研,王杜娟将目光聚焦在规范轨道交通重大装备行业和放宽服务型制造企业进入工程领域条件,向“两会”提交了两个议案建议。


   王杜娟表示,中铁装备沿着总书记重要指示方向不断创新,牢牢掌握了隧道掘进机技术话语权,产品销往新加坡、意大利、法国、丹麦、澳大利亚等23个国家和地区,连续9年产销量世界第一。10余年来,中铁装备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每年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7%以上,持续扩大高端人才引进,加强创新管理体系建设,成功研制了世界首台马蹄形盾构、世界最大直径硬岩TBM、世界最大直径矩形盾构机等一大批开创性、奠基性产品。虽然突破了多项核心技术,研制了一批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产品,但仍有许多难题亟须解决。


  《中国制造2025》给出了我国制造强国建设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服务化的总体导向。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找准我国大力发展服务型制造的着力点,加快制造业从生产型向生产服务型转变是必然趋势。围绕提供“制造+服务”一体化解决方案、重构价值链和商业模式的全新生产经营方式,王杜娟针对放宽服务型制造企业进入工程领域准入条件提交了第二个议案建议。


  “在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我们积极践行新发展理念,高度重视向服务型制造业升级,在打造高端装备产品的同时,也为客户量身定制一揽子优质服务。”王杜娟说,在以设备施工为工程主体的领域,定制化大型高端装备制造企业,结合工程设计推动工程施工和产品的技术革新,可以为客户提供系统解决方案,具备总集成总承包服务的先天优势。

   王杜娟认为,如果制造企业能够进行总承包可以通过不断的工程实践带动创造更多的创新产品,也更加有利于更多的新产品更快地投入到市场之中。要进一步破除制造业企业进入服务业领域的隐性壁垒,持续放宽市场准入,支持装备企业取得工程和设备总承包资质,为制造业向制造服务业转型提供动力,全面提升我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

   王杜娟表示,健全的政策法规、完善的体制机制和公平有序的竞争环境是激发企业创新活力的有力支撑,也是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

全国人大代表、江麓机电集团退休电焊工、高级技师屈胜代表:【建议】

“去年9月,习总书记在湖南考察时强调,自主创新是企业的生命,是企业爬坡过坎、发展壮大的根本。关键核心技术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要坚定不移把制造业和实体经济做强做优做大。我在企业30多年的经历,就亲身体会到在工业制造领域,关键核心技术的重要性。”屈胜举例说,“一种自动化程度和精密度都很高的设备,如果国内没有,那么,国外的厂家就只会让你花高价购买设备,而不会把关键核心技术转让给你。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卡脖子’现象。”

屈胜认为,在自主创新方面,科研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要把技术成果转化为实实在在的产品、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还是要靠掌握先进制造技术的技能工人。现实中,技术人才往往受企业的重视,薪酬收入高、社会地位高。但相对而言,技能工人不仅薪酬收入低、社会地位也不高,导致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当工人。如果长期这样,将影响我国制造业和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我自己干了一辈子焊工,我觉得学好、弄通一门技能,靠自己的奋斗照样能创造经济价值,照样能成就一番事业。”屈胜说。

为此,她建议,政府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从税收减免、社会福利保障、职业教育制度等方面,多出台一些激励性政策,统筹兼顾社会、职业院校、企业、个人及各方面利益,转变社会求学、就业的传统观念,发展职业教育事业。要鼓励企业给技能人才开高工资、提高福利待遇,让众多的技能工人“收入高起来、钱包鼓起来、生活好起来、地位高起来”,激发技能人才的创新力、创造力,增强他们的获得感和职业自豪感、荣誉感,从而更好地促进实体经济发展,推动自主创新、制造强国、产业兴国。

此外,屈胜今年还提出了《关于加快政法跨部门数据汇集共享 推动信息化、智能化发展的建议》。她认为,进入新阶段,科技创新与政法工作深度融合既是大趋势,更是政法工作服务保障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任务。建立联通政法各单位的网络平台,实现信息数据的共用共享,有利于统一规范执法,提高工作效率,减少重复劳动,保证办案质量,进而提升政法工作智能化专业化水平。


(责任编辑:张斌)
下一篇:

新闻“早餐”快讯!

上一篇:

工程机械行业销量持续增长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